s
 
您现在的位置: 潮汕网 >> 潮汕文化 >> 天下潮人 >> 潮人资讯 >> 正文
      ★★★||【字体:
李嘉诚首度发文回应“逃跑?#20445;?#19981;要试图让商人承担国家政治责任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网络  点击数:   更新时间:2015/9/29

我是一个商人,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,无论高的,还是矮的,我都不想有。因为我不是道德家、?#36867;?#23478;、更不是什么阴谋家、政治家,我仅仅就是一个商人而已。了解这一点,你就很容易读懂我的自我辩护。

  

  很多时候,我的选择,是因为我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,不是因为我想进行这样的艰难选择。

  1928年我出生在中国广东潮州,出生时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,预示我以后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,或者是一名出色的奸商。目前各种关于我的各种传记,绝大多数是基于文学演绎的穿凿附会,你们都不要信。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的出生,我宁愿出生在富庶和平的国家。

  和多数普通潮汕人一样,父亲安排我祭拜孔子儒学,进入观海寺小学念书,读的是一些传统爱国爱家的思想书籍。我成绩既不优秀,也不很差,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,放在街头,站在村口,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异样。

  如果没有战争,或者我就留在潮州,不会来香港,那么我可能度过平庸的一生,?#19981;?#32773;过早死于战火,或者过早死于饥荒?#22270;?#30149;。当然,?#37096;?#33021;侥幸度过这些劫难,现在潮州的某一个街道或村庄,悠闲地踱着步伐,没有被批?#26657;?#20063;没有鲜花和掌声。当然,很可能比现在贫穷很多,但不一定就不如现在幸福。

  因为日本侵华,我逃到了香港。同时因为后来的中国内战,我留在了香港没有返回潮州,我的故事因此开启,人生被彻底?#35851;洹?#35831;注意这个关键点,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,不是我主动选择的。

  

  我也被时代的大潮裹挟到了香港,不是荣耀的移民,而是逃离的难民。

  我到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是为了经商和学习,但是我回到潮州故里?#20204;祝?#32431;粹是寻找一份家的感觉。

  有一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,也不是我主动能选择的,这一点很重要。这就是我的命运,我的人生。

  但是我在最艰难的被动选择里,选择了相对较好的结果,这是我的成功之处。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我宁愿不要这些艰难的选择。我希望我的孩子们、我的同?#26053;恰?#29978;至每一个中国人,都能有主动选择的余地,从容安排他们的人生,不像我李嘉诚

  我从普通的学徒、店员、街头推销员一步一步做起来的,直到塑料花厂的总经理。在其中我积累了不少经验,?#23884;?#26102;间虽?#36824;?#24471;非常辛苦,但是非常充实而快乐。我早早失学,没有读过太多的书,但是社会就是最好的学堂,我一直在学习,没有停止过,直到现在。我充分理解失学的?#32431;啵?#25152;以后来援建了汕头大学。

  如果我能选择,我愿意坐在汕头大学的课堂,而不是香港的写字楼里。

  我也不是?#36164;?#36215;家,我创业的时候得到妻子家族的帮助,这一点我从不讳言。不要把我打扮成?#36164;?#36215;家的商业之神,我?#34892;?#22312;我创业之初支持和帮助我的所有人。不过我并不是什么富二代、也没有去吃软饭,我最终靠的是自己的能力,还有天时和运气。网上流传的?#36164;?#36215;家和完全靠朋友支持的两个极端,都非事实。

 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香港的来料加工业兴起,?#35775;?#30340;生产转移到香港,这是我的机会。现在回头看来,我成为所谓的“塑胶花大王?#20445;?#24182;不是因为我多厉害,只是顺应了时势而已。即使没有我,也有其他人能够享有此名。事实?#24076;?#25105;只是“塑胶花大王之一?#20445;?#25797;自称王,是对其他成功同行的不敬。

  真正困难的第一次抉择,来自1967年香港的左派闹事,导致香港的房地产一落千丈,那时候我的损失也很大。这时候有一些人卖掉了房子和土地,离开了香港。而我认为香港?#25112;?#24230;过这些风波,于是买进了不少土地。

  很多人认为我有眼光、?#22270;?#25910;?#21644;?#22320;储备。其实没有人关心我暗地里的担忧,私底下的?#21482;擰?

  如果左派闹事成功,我将一文不名,甚至成为资本家的反面典?#20572;?#22312;香港跳楼的名单?#26657;?#23601;有我的名字,而不是在福布斯富豪榜上。

  在这个过程?#26657;?#39118;险和利益都是巨大的,也是均沾的。

 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道德准则和商业原则的错误,它就是一桩生意而已,可能赚,?#37096;?#33021;亏,而且是如?#35851;?#20912;、如临深渊的高风险生意。

  

  任何过度的解读都是阴谋论,都是事后诸葛亮。

  其后从我们长江实业的上?#26657;焦?#20837;老牌英资商?#23567;?span style="font-size:14px;border-top:0px;border-right:0px;border-bottom:0px;padding-bottom:0px;padding-top:0px;padding-left:0px;margin:0px;border-left:0px;padding-right:0px;">?#22270;?#40644;埔”的部分股权,都是地地道道的生意。有钱赚是生意人的根本价?#25285;?#20570;生意要遵从双方互惠互利的基本原则,当年购买我们股票的股民们也都有丰厚的利润。虽然因为缘?#27835;?#24515;怀感恩,但本质上是合法、合理的,相互都不需介怀什么。

  说?#24125;冉显?#20102;,我说一下现在网上各种对我的指责,说我忘恩负义,唯我是利,占了便宜之后转移资产到?#20998;蓿?#38754;对经济危机不是承担责任而是全面撤资、影响到中国的面子和信心,并高呼“别让李嘉诚跑了?#34180;?#29978;?#20102;?#39321;港目前的经济停滞困难,是我们这些“豪族?#34987;?#24418;的经济手法导致的。

  我想写这类文章和赞成这些观点的,也是抱持善意,他?#21069;?#22269;爱民的心我能理解。但是他们不懂起码的商业原则,以及市场经济的?#20439;?#30495;相,甚至于,他们不懂真正的人性。

  让我们回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文革结束、90年代初重启改革、97年香港回归之际,香港的社会波诡云谲,各种传言甚嚣尘?#24076;?#23545;是否改革开放、是否会回到文革、是否会全面实现市场经济、是否保持一国?#34903;?#31561;重大问题,抱有疑虑的非常多。

  在每一个政治关键的节点,都有大量的动摇者裹足不前,甚至逃之夭?#30149;?#27599;一个人都面对这些艰难的选择。

  我只是一个商人,在每一个关键节点的选择?#24076;?#25105;认为风险与利益同在,和很多人判断不同。于是我在大陆遍地投资,港口、地产、金融、科技等领域都有涉及。指责我的文章说我与官方走的很近,利用了权力?#35797;礎?#36825;是典型的事后判断。

  回到当年,我选择与官方进行合作,官方在政治上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回报,这本质上依旧是一门生意,尤其是风险和利益同在且巨大的生意。

  我?#34892;?#24403;时的官方和政府,我也帮助了他们,带来了急需的资金、?#38469;?#21644;人才,让香港乃至全球商界对中国更有信心。

  在本质?#24076;?#25105;们可以相互感恩,但是互不相欠,这就是生意。

  中国经济整体依旧是向好的,这个我肯定。13亿的人口和960万平?#28966;?#37324;的土地,机会肯定是无限的。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高速增长,以及信贷过度,已经来到了一个峰?#25285;?#19979;一步会怎么样,我也不会贸然下结论,但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。

  商人的首要目标是让资本更安全,其次才是增值更快。

  我当年大举投资大陆和现在全球布局,时间点不一样,考虑的自然不一样,但都是基于这样的考虑。除此以外,没有其他原因。就是现在,我在大陆依旧还有不少投资。

  如《别让李嘉诚跑了》一文所?#25285;?967年、70年代末、90年代初、97年香港回归这些重要的节点,我的选择正确,因而获得了巨大的利益。

  但事实?#24076;?#27491;常的商业是不需要经过这种政治选择的,而是相?#28304;?#31929;的经?#27599;?#37327;。有正常的政治氛围和良好的商业环?#24120;?#23601;不会存在谁跑不跑的问题。存在这个问题,恰恰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  在职业?#24076;?strong style="font-size:14px;border-top:0px;border-right:0px;border-bottom:0px;font-weight:bold;padding-bottom:0px;padding-top:0px;padding-left:0px;margin:0px;border-left:0px;padding-right:0px;">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,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。如果不能做一个成功的商人,那我的职业是失败的,人生也是残缺的。

  不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,也没有资本利润去做善事。

  很多人认为,商业赚了钱之后,应该回报社会。这个我是认同的。但是如何回报社会,这个分歧巨大。难道商人应?#27599;?#26412;,去补贴国家和政府吗?这显然是荒谬的。

  我们回报社会,首要条件就是赢利、赚钱,这样才能回报人民。

  企业没有教导人民的责任和义务,宗教和?#36867;?#25165;是。我们通过守法经营以身作则,同时用资本捐助学校来达到?#36867;?#30340;目的,通过捐助贫民来达到扶助的目的。如果我们亏钱,那什么都不可能去做。如果我直接去搞?#36867;?#19968;定比专业的大专院校来的差。

  这就是最好的商?#25285;?#26368;好的?#36867;?

  香港需要寻找未来,大陆需要寻找未来,大中华区需要寻找未来,全世界都需要寻找未来。

  但是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。地产、金融可以,?#36867;?#31185;?#23478;部?#20197;,对我来?#25285;?#35841;是趋势、谁利润更大才是我要考虑的,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虚假的道德说教。不要试图让商人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,也不要试图用政治去影响商人的经营理念。

  上帝的归上帝,凯撒的归凯撒,商业的归商?#25285;?#25919;治的归政治。我就是一个商人,会去努力理解政治,但是我绝不僭越政治,那是政治家们的事情。

  我今年87岁了,已经是古稀之年,安全比利润对我来说更重要。我从来就不是大家说的是什么超人,我可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但我其实更是一个普通的人,甚至是一个老人。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,而不想在晚年再横生枝节。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业在我故去之后,正常?#20439;?#24471;到良好的继承。

  我最后反复强调一点,我是一个商人,也是一个慈善人士,但绝不是政治家、?#36867;?#23478;等。我参与兴建汕头大学、汕头大学附属医院、潮州的安居工程等,前后达到150亿港元,且绝大多数都花在大中华区。这都是纯粹捐献,没有任何利益可图。这是我最引以为骄傲的所在。能为家乡人做事,能为祖国尽一份力量,是我的荣幸。

  我只是可能用的钱多一点,但是和其他人的捐献一样,同是一份心意而已,不高什么,也不低什么。

  汕头大学的毕业典礼,我风雨无阻地前去参加,力所能及地以过来人说说一些人生经验,但绝没有任何姿态,那里纯粹是?#40092;?#20204;的课堂。

  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神化,也不要把我妖魔化,其实我像你们现在的同事,也像你邻居的老头而已。

  我和他们一样犯过错误,也和他们一样?#35748;?#21451;爱。我承担了我的错误,?#19981;?#24471;了我的荣耀,我的人生由我自己负责,你们每一个人同样也是。

  不要给我过多的褒扬,也没有必要泼给我很多脏水,虽然我不在意自己的感受,但是我在意你对你自己心灵的灼伤,以及毒化中国人脆弱的舆论环?#22330;?

  我的生意或许部分不在中国,但是我的心一直在这里,根依旧扎在这里。我是潮汕人,也是香港人,还是中国人,也是加拿大籍,最终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。我爱我的家乡,我爱我的?#27663;紓?#25105;爱我的祖国,我也爱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,我的爱真挚而深沉,和你一样。

  李嘉诚不会跑,也不愿跑,更跑不了。这是我的真心话,也是我的?#38590;浴?


潮汕网版权相关声明:
① 本网欢迎各类?#25945;濉?#20986;版社、影?#24248;?#21496;?#28982;?#26500;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。联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
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?#25945;?#31295;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   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?#20219;?#39064;,请尽快与本网联?#25285;?#26412;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联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?#27838;?#21475;

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于:潮汕网(潮汕人)


© 2005-2014 chaoshanw.cn 版权所有 [备用域名:潮汕网.com]
潮汕网志愿工作室
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